智能發光體沒有76傳奇怎么玩,損壞

        雖然楚爾雅不止神途超變傳奇手游版一次希望扎爾把這個討厭的咕嚕人撕成碎片扔進太空,不過現在不行,現在她需要達達布活著。 執事,冷靜點,楚爾雅說道,智能發光體沒有損壞,我們只是讓它暫時休息一下罷了。 但是議會!達達布結結巴巴的說道,我們怎么像議會和寧靜首相解釋這一切??? 總會有解釋的……當我撈夠屬于我的寶貝我們就立即報告議會我們的重大發現。 楚爾雅伸出爪子指向全息投影器,上面有一個孤零零的發光點沒有位于異星人的星球上。也許在外行看來這可能是由某種數據疊加或者程序錯誤所造成的,但是楚爾雅與生俱來的海盜般尖銳的視覺與意識告訴她:這肯定是一個被裝載在一艘異星人飛船上的先行者遺物;她希望可以像捕捉到上一艘運輸艦一樣輕松的逮住這艘飛船。

         咕嚕人執事嚇得全身發抖起來,他那藍灰色的胖身子顫個不停。楚爾雅知道咕嚕人的擔憂不無道理:如果她真的這么做了,她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異端,只有先知才有資格靠近并使用先行者的遺物。如果毀壞智能發光器意味著死亡,那么公然的違抗先知意愿就意味著被永世詛咒——這可比痛痛快快的死掉難過一百倍。 突然咕嚕人執事停止了驚慌失措,他盯著全息投影器,又回過頭來看了看扎爾手中激光切割器發紅的尖韌,慢慢冷靜了下來。楚爾雅明白眼前的這個咕嚕人可不是一般的聰明,他已經認識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艦長告訴了他自己的全盤計劃而達達布并沒有被五馬分尸,這只意味著一件事:楚爾雅需要達達布。 我能為艦長做些什么呢?達達布問道。 楚爾雅裂開嘴笑了,牙齒在智能發光器的余暉映襯下泛著藍光,我需要你來給議會撒一個彌天大謊。 咕嚕人執事沒有別的選擇,只好點了點頭。艦長選定了一條新航向,直奔搭載先行者遺物的異星人飛船而去。 亨利漢克吉布森深愛著自己的寶貝運輸艦——愛她那粗曠的輪廓,愛她那超低靜音工作的肖-藤川躍遷加速器,更愛開著她在茫茫宇宙中愜意的航行。也許有人會奇怪有了導電腦的幫忙,為什么還要人類艦長來操控船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