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明確答案 微變傳奇 熱血沙城

        晚上好。 他轉170傳奇掙金幣攻略過臉來,點了點頭。 你過得如何,好俱毗羅? 還不錯,迦爾基大人。你呢? 和你一樣。 但你殺死了一個弱小的梵天,使一位強大的梵天有機會取而代之。 哦? 你殺死了一位強大的濕婆,現在一股同樣強大的力量取代了他的位置。 生命中充滿了變化。 你希望得到什么?復仇的滿足感嗎? 復仇不過是個假相,是人稱‘自我’的那個假相的一部分。

        人從未真正生活過,也不會真正死去,他不過是‘絕對’的映像罷了。誰能殺死這樣的東西? 但你干得倒還不錯,即使如你所言,這不過是一次重新排列。 謝謝。 你為什么要那樣做?……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明確答案,而不是你的宗教小冊子。 我打算消滅天庭的整個統治階級??涩F在看來,這個想法同世上所有的好意一樣,鋪就的是通向地獄的道路。 告訴我你這樣做的原因何在。 只要你說出自己是怎樣發現我的…… 很公平?,F在說吧,為什么? 我認為倘若諸神不存在,人類的生活將變得更好。倘若我能將他們全部處理掉,人們便無需再畏懼天庭的憤怒,重新開始擁有很多東西——例如開瓶器和可以用上開瓶器的瓶子之類。這些可憐的傻子已經被我們壓制得夠久了。我希望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自由,讓他們能夠建造出自己想要的東西。 但即使沒有你所說的那種自由,人們好歹還是活著,活著,持續地活著。 有時是的,有時并非如此。神靈們也一樣。 你大概是世上最后一個推進主義者了,薩姆。沒人想得到你竟然是最致命的那一個。 你是怎么發現的? 我感到,薩姆本來會是最大的嫌疑對象,惟一的問題在于他已經死了。 我曾以為這足以保護我不被任何人察覺。 于是我問自己,有沒有什么方法能讓薩姆逃過一死呢?除了更換身體,我想不出別的法子。于是我又問自己,誰在薩姆喪命當天更換過新身體?只有穆盧干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