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達布是巴帕帕心目之中的24轉封神迷失傳奇,神圣執事

        達達布看純網通傳奇私服火龍著墻壁之上被轟出的大洞被周圍流淌而來的液態黃色金屬所覆蓋填充,突然明白了什么。 達達布感覺到地板再次震動起來,那些異星戰士已經開始從三號耦合鏈接站向這里發起沖鋒了,達達布心里清楚,流下來只有死路一條,他必須在異星人趕到之前盡快逃離此地。但是達達布實在難以將已經是奄奄一息的巴帕帕留在這里任由異星人處置,達達布是巴帕帕心目之中的神圣執事,他必須流下來,陪伴巴帕帕走完最后的人生旅程。 達達布深深吸了口氣,讓自己的面具之中暫時充滿了甲烷——這些甲烷足以滿足達達布數次呼吸的需要,然后他扯斷了連接自己面具和已經被粘結在地面之上的儲氣罐之間的通氣管道,掙脫了束縛在自己身上的裝甲,然后慢慢爬到了不住顫抖的巴帕帕身邊。

         放心吧,你會好起來的。咕嚕人執事安慰道。 我……能夠踏上那神圣的旅途嗎?巴帕帕含糊地喃喃道,鮮血從面具的小孔縫隙之中不住的流淌出來。 不用擔心,那是當然,達達布緊緊握住自己昔日戰友的雙手,所有虔誠的星盟信眾最終都能夠踏上那偉大的朝圣之旅。 突然,法普和哈姆那一起站起身來,他們揮舞著手中的爆炸短劍(類似與游戲中星盟針彈槍的彈藥),正要竭力向緊逼而來的異星人投擲過去。這兩個咕嚕人都不曾參加過達達布的學習小組,他們的身體都是健碩無比,而他們的性格又是出奇的安靜,不計其數的傷口遍布在兩人粗糙的皮膚之上——這些全部都是他們過去艱苦生活最為切實有力的真實寫照。也許他們兩人已經準備好同異星人在此地同歸于盡,也許,他們只是希望短劍的爆炸能夠為自己拖延出幾秒逃脫的時間,無論他們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最終都沒有成功。 伴隨著對面異星人武器的一通掃射,兩個咕嚕人幾乎同時倒地——哈姆那的胸膛被擊得粉碎,而法普,如今只剩下了半個腦袋。擊碎法普腦殼的子彈同時也擊穿了法普背后的甲烷氣罐,一縷縷甲烷悠悠的從氣罐之中慢慢瀉出,飄離到地板之上……然后恰好接觸到哈姆那手中已經過載的爆炸水晶短劍之上……達達布想都沒想,他下意識地縮成一團——水晶短劍爆炸的火星引燃了法普氣罐之中泄露的甲烷氣體,隨即而來的劇烈爆炸徹底摧毀了法普的身體和背后的氣罐,縮在地板之上的達達布也被四處飛濺的金屬碎片所擊傷,而對面第一個飛奔而來的異星人也被如雨一般的碎片擊倒在地。